<form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meter id="h33jh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meter id="h33jh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33j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meter id="h33jh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城故事多(161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0-11-11 07:37 作者:凌雷 編審: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城故事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讀懂一座城,從那幽遠的園林,入口的美食,淳樸的人情。擇一城終老,歲月在小城里溫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城市名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河清海晏唯盼淮水安瀾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——清晏園游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外國語19級16班  許舒涵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園春柳,一池夏荷,一山秋葉,一場冬雪。走進歷經興衰更替、見證歷史的清晏園,仿佛走進那悠遠的深深歷史庭院,是喧鬧繁雜俗世中的一抹清新與自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過圓形的拱門,抬眼望去便是能工巧匠精心砌筑、渾然天成的太湖石山,山下一池碧波,幾株不知名的綠草從近水的石縫中探出身來,頗有興致的俯視著池水中悠游的錦鯉,魚兒也不時地輕觸探入水面的綠葉,令人頓時心生愉悅,安然恬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曲經通幽的長廊里襲過陣陣涼風,走到長廊的盡頭處,視野一下變得開闊起來。眼前出現了一片湖水,湖邊銀杉高聳,垂柳依依,湖中亭臺倒映水面。晨練老人輕推太極,更有遠處的笛聲與清晨的鳥鳴悠揚唱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不能忘的是那一片荷塘,擠擠挨挨的粉柔荷花和竊竊私語的碧綠荷葉湊在一起,挺拔而秀美。花瓣粉紅,不濃不淡,像舞臺上青衣的水袖,一放手就是一種驚艷。清晨霧氣未散,朦朧的小水珠在一柄柄荷花上無言靜立,給淡粉的外衣描上一層乳白的紗,仿佛是一位位款款美人,羞怯地不愿露出如花似玉的臉。只躲在那層紗后,小心翼翼地觀察著窗外的一切。翠綠的荷葉上,不時有晶瑩的小水珠,它們點點地牽手聚集著,很快變成一顆晶瑩的珍珠。荷葉隨風搖曳著身姿,水珠“啪嗒”一聲,潛入水中無蹤可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往里走,便是荷芳書院,門側楹聯舊句:名園別有天地,老樹不知歲時。高懸的“河清海晏”匾額,訴說著園名的由來和人們的期許。荷芳書院周圍是當年河督游憩之所,碑亭和碑廊就建在此處。從這些御制的碑文中,可以了解到治水的艱辛和漕運的興衰,是一組不可多得的水利史料和歷史文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湖邊信步,花墻上蜿蜒著爬山虎,木架上纏繞著紫藤花,幾只蝴蝶在花叢間翩然起舞。淡綠的豆莢從廊架中垂下來,像葉間的一種點綴,亦是生活的一種點綴。小橋流水,嘩拉啦的落水聲在假山間響起,濺起朵朵雪白的水花。真是紅花綠草滿園栽,風送花香蝶自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晏園不大,卻能讓你走近一片美好自然,也能帶你走近一段歷史波瀾,親近她,讓我心生寧靜,淡泊恬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辭長作山亭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棗莊十八中學19級翔宇1班  胡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山中有亭,亭中有山”,這或許是許多人初遇“山亭”的第一印象。相比其他城市,37歲區齡的他無疑只算得上是一位稚嫩的年輕人。這位年輕人的底蘊雖不豐富,亦無遐邇聞名的名勝古跡,然而我卻深愛著這座城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他的“天然建筑”,愛他的詩情畫意,愛他處處,充滿生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們都說城市的名片是一座座建筑。對于山亭而言,年輕的他沒有鱗次櫛比的工廠,沒有摩肩接踵的大廈,也沒有出名的地標,他所擁有的僅是綿延不斷的綠水青山。但我卻認為他并不缺少什么,他擁有的一座座山就是他所擁有的最好“建筑”。山間四季,以不同的服飾裝點著山下小城:春來,漫山新綠,在春風中呼喚著小城復蘇;夏至,蟬唱蛙鳴,鼓舞著小城的建設;秋冬的清明靜朗最顯山城的厚樸安詳。這座城市也在這巨幅的背景中如山水畫一般格外清靜、幽美。站在高山之巔俯望這片朝夕相處的大地,我思索著,如今執棋者要在哪里落下棋子,找到點睛之筆?將來,我們又要在哪里樹起一座座我們的地標,發出一張張名片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他,愛他的“慢”節奏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里,你看不到總是繃著弦的人們,無論行人,或是汽車都展現出一種輕松的“慢”。即使在最擁擠的街道,你也聽不到高聲的催促,汽車穿過商販,那零星響起的輕而慢的鳴笛聽起來也只是善意的提醒而非催促。在這時我懂了他們的慢,是包容和諒解;漫步街頭,當你誤闖了一家不起眼的零售店,往往只有一個人,休閑地臥在竹椅上,微閉雙眼,聽著廣播,哼著小曲,好像并不在意來者是友是客。“人少啊,不好做喲!”他們總是這樣說,雖是抱怨,但更像是“午飯吃了么”的寒暄,他們的臉上始終掛著和藹的笑容,眼角看不出一絲憂慮。這時我明白了他們的慢,是知足而常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奔走在小城里,總可以看到工人在施工、在建設,有次我忍不住問道“怎么總在修,還修得這樣慢?”頭戴藍色安全帽的他們,只是笑笑“豆腐渣之上,建不起一座向上的城。”那一刻,我也曉得了他們慢,而嚴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愛他,愛他所展現的時代精神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座城市內涵的豐富不在于建了多少座新樓,而在于他的所作所為真正為人民謀幸福。農村里,我見到一條條泥濘山路鋪換成整潔的水泥、瀝青路;一排排危房消失,一列列整齊的新樓房升起。城市中,我見到綠化帶中零星的草木變成了繁茂的綠茵;曾經“不羈”的河灣轉變成蕩漾漣漪的水庫。學校里,我見到從最初的粉筆黑板到現在多媒體全方位立體教學的升級;從面對面授課到網上云平臺停課不停學的升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幸經歷了這么多的變化,我突然明白這座新城,更是一位心思細密的年輕人——他,是孜孜不倦的學生,緊跟時代步伐,不斷豐盈自己的內涵。他,朝氣蓬勃、奮發向上,卻始終不忘他的每一位市民,不忘他一切為了人民的初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呵,莫欺少年窮!他必會成為走向世界的現代“青年人”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者,初心屹立,堅定不移,貫穿始終;亭者,八方招風,四方賓至,來者兼容。如今,山依然為山,亭卻正在成為世界的城!這山亭,現代化發展讓他日益成為現代文明的標志,卻仍是令人們所留戀不曾想逃離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慶幸余家在山亭,不辭長作山亭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個美麗的地方叫“赤巖頭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永嘉翔宇小學17級2班  麻智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家鄉在赤巖頭,它位于永嘉縣界坑鄉信岙村。赤巖頭的旁邊是著名的石斑巖風景區,與赤巖頭隔山相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,你可以看到太陽從東邊的高山下慢慢地升到山頂上去,幾束光從山頂射出,特別美麗,好像一個大火球升上來了。有時太陽會從清早曬到傍晚,使大地燒得滾燙滾燙的;有時太陽不見了,白云也不見了,只見烏云跑出來,預示人們它要下雨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雨前,山間刮起了狂風,樹葉紛紛被狂風吹落,覆蓋在地面上。過了好一會兒,雨點突然從天而降,好像斷了線的珠子,滴滴答答的特別好聽。有的雨點打在樹葉上又掉到地面上,給大地吸收了,洗去了污垢。天氣變得清涼了很多,空氣也變得清新了。雨越下越大,外面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了,樹葉鋪在地面上越來越多。雨水把家鄉里小花小草上的泥土清洗干凈了。過了一會兒,雨停了,我打開大門,一陣清風吹了進來,讓我感覺雨后的空氣真新鮮啊!我走出大門,只見白霧縈繞在家鄉的每一個角落,顯得非常美麗,我好似住進了仙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外公外婆就住在赤巖頭的山頂上。那里的人們都熱情好客,有客人來了,人們總是傾其所有,把最美味的食物端上餐桌給客人亨用。每一個來到赤巖頭的客人總是不愿離去,因為客人太喜歡這里淳樸好客的人們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個美麗的地方叫赤巖頭,它是我的家鄉。在這里,你會發現它的風景無限美麗,它的農家小菜格外美味,它的村民特別好客。歡迎大家來赤巖頭做客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小城故事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更的老城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曙光初中部18級17班  胡智軒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露初出,夢斷人醒。天還未亮,我被孤獨驚醒,看看時間,恰是五更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五更風緊,吹醒殘夢。窗外一輪寒月透過紗窗,將室內照的寒意更甚。恰是易安詩作“簾外五更風,吹夢無蹤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忍受不了空寂,穿戴衣物,出門走動。推開“咯吱”作響的木門,與冷硬的秋涼撞個滿懷。忽的看見一墻殘垣,上面流露著眼前這座老城,飽經滄桑的歲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空中微微亮起一絲白光。我向前走了幾步,正瞧見幾個朝氣蓬勃的青年,一路慢跑。他們身著一襲淺紫的運動服,有的戴著發帶,有的戴著無線藍牙耳機,他們步伐協調,呼吸有節奏,為這五更的老城帶來幾分活力與希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魚肚白已泛空許久,朝霞如雨水般灑下。我步于老城的中心大道,幾家早餐店早已為人們敞開大門。進入到一家常常去的,老板娘熱情地與我打招呼。這份熱情,即使是深秋,即使是“睡起覺微寒”的瑟瑟寒意,也會頓時煙消云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點了一份小籠湯包。蒸籠上散發的水霧,在老板娘微笑著的面龐上,凝成點點水珠。這些水珠,伴著她臉龐上的汗水,被一條已揩的發白的毛巾,悄悄揩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晨光繾綣,清風徐來。不知不覺,我已來到菜市場附近,這里應是五更老城最熱鬧的地方了。一句句吆喝在空中繚繞;一絲絲愜意在人群中徘徊;一點點關心在唇齒間流露。這里雖有著一些海鮮水產的腥味,但也蓋不過人們的熱情、淳樸。以至于這里只剩下,晨露依舊的蔬菜特有的氣味,裹挾著泥土散發的芳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我滿足地回到家中,周圍花草在晨曦的照耀下,映入我的眼簾。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這便是五更天的老城,我回到床上,余溫依舊。恣意體味著老城的熱情,霎時,什么空寂、陰暗、寒冷,通通被拋到九霄云外。閉上眼,悄然入睡,靜謐而又安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我與這座老城,這座老城的人,在一起,如一壇佳釀,愈陳,愈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晨露褪去,夢回人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城墻游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外國語20級17班  王博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見見城市中寧靜的一面,其實很簡單,不妨去古城墻轉一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照在身上,暖暖的,我閑來無事,騎了輛電動車行駛了十幾分鐘,便到了這個被喧囂包圍著,卻別有一番洞天的古城墻公園。古城墻與勺湖一比,幾乎稱不上公園,但也有一個湖。我佇立于湖邊,水面如錫紙一般,細細望那淺淺的湖水,零星的小魚苗兒在水草中徘徊。記得小時候,每次來古城墻,都會帶上一個漁網和一個小桶,撈小魚,每次都能捉住許多,但通常是捉了便再放回去,小魚很脆弱,帶回去養不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,一群小魚在嬉戲,離我很遠,我前傾著身子,伸長了胳膊去夠,大概是重心不穩,我向前倒去,習慣地邁出一只腳撐地,嘩,一只腳整個兒沒在水中,幸好水極淺,但鞋子濕透了,我唯一不開心的,就是沒有抓到那些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繼續向前走,一邊環顧四周:這里的水中原來沒有水草,現在卻長滿了;這里原本有一株很茂盛的金銀花,現在沒有了;這里的灌木,也沒有了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不覺,到了城墻前。這城墻,將淮安城護起來,見證著這座城市一天天地富裕起來,悲歡離合對于它來說,已經不重要了。現在,城墻除了關口,其他的部分都被拆了,斷壁殘垣,磚石化為了隆起的土堆。踩著凹凸不平的坡面,攀著樹上去,便置身于兩排青松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往右邊走去。這邊明顯人跡稀疏,土堆也較為陡峭。可是走著走著,路寬了,大有“柳暗花明又一村”之感。路到不遠處便斷了,土堆確實與關口相接,但中間卻被人用柵欄截開。用石塊筑成的城墻,厚極了,石塊坑坑洼洼,顏色深灰,給人一種莊重滄桑之感,我不禁浮想聯翩:這城墻,是否濺上過將士的鮮血,是否受到過白刃的劈砍呢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是因為人跡罕至與植被茂盛的原因吧,雖不遠處的馬路車水馬龍,但我卻覺得這里靜得出奇,我感覺自己與世隔絕,心中頓時平靜了幾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旁邊有一條傾斜的彎彎小路,兩邊都長著與人同高的植物,多數開著花,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城市,也有靜的一面,在不經意間,我們會讀懂她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城市的盡頭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曙光初中部18級17班  周宇彤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城市的盡頭,沒有繁華的街市,沒有閃亮的霓虹,有的,只是那帶著一股濃郁的鄉土味兒的老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老街上沒有城市中心的高樓大廈,大多都是平房,少有的樓房也僅有兩層。路面有些凹凸不平,長長的老街前半段是灰白的水泥地,后半段是青黑的瀝青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駐足于瀝青路旁,我的目光凝于眼前的樟樹——毋庸置疑,那是一棵極為平凡的樹,但相比城市馬路旁的小灌木,我的心神都集于它了。樹的背后是一架路燈,橙黃色的光是這幽冷小路上唯一的亮點,仿佛打破了層層霧靄。此時,這光與樹,是如此相得益彰。光透過葉與葉,枝與枝,葉與枝的間隙,形成了無數個橙黃的光點,在不停搖晃的視線中,仿佛一樹的小太陽,一樹的小妖精。一瞬間,老街似乎在光與影的交錯下活了過來,它有生命了吧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憶里,老街拐角處的老花街炸串最好吃了。每次一放學,我就會和小伙伴飛奔而至,素的一元一串,葷的兩元,童叟無欺。每每小小的攤位前都門庭若市,我們耐著性子排著隊,聊著一天的趣聞,時光悠悠,在唇齒間飄香。搬進城里后,就再也沒機會吃到那么好吃的炸串了。為了尋找童年的味道,也曾在小區門口的一家炸串店里炸了一大把,迫不及待的放進嘴里,卻悵然若失。總覺得和老花街的炸串比,少了些什么。剎那間明白,不是味道變了,而是記憶里的快樂童年再也回不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 眼前的一切都籠罩在一層飄渺的、輕紗般的晨霧里,讓人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回憶,是城市還是老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,城市盡頭的老街更令我留戀吧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城市味道】 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燒烤小龍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外國語20級9班  王人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面巷子口小龍燒烤,打我記事起就一直在那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每走到龍窩巷口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徐徐上升的一股煙霧,接著撲鼻而來的是一陣肉香,勾得你肚中的饞中蠢蠢欲動,不禁舌下生津忍不住掏錢買上幾串兒。因此,小店總是座無虛席,門前人流絡繹不絕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龍身材略有點臃腫,臉顯得很黑,眼睛長期被煙熏得快睜不開了,以至于他站在爐邊不停用嘴吹煙。平時,你走過他的小店,他總會沖你笑笑,揮揮手中烤好的肉串,招呼你坐下來一把。有一次,我路過他的小店,他笑著問我要不要擼幾串,并對我說:“這是你想象不到的最好吃的肉串!”他說這話時臉紅也不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“吹牛不打草稿”是基于他的燒烤水平之上的。他之所以有如此底氣是因為真的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龍簡直把燒烤做絕了。先往肉串上刷一層油,烤一烤,再刷一層油,翻下,再烤一烤,直至肉串的顏色變得極為誘人。肉串開始滋滋冒油時,他便撮一小點孜然粉,均勻地撒在上面,略略烤一下,便用盤子裝好,遞給顧客。這時,早在一旁按捺不住的食客們顧不得燙嘴,急不可耐的將肉串送進嘴里。歪著頭,用牙齒咬住肉塊,使勁一擼,嚼得滿屋飄香。小龍看到他們吃得這么香這么開心,總會滿意的笑一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暑假期間,我和媽媽也是他家的常客。我最喜歡吃他家的烤鵪鶉了。他總會給我挑一個略大略肥一點的,我沖他一笑,他也沖我一笑。刷一層油,翻一下,撒一層孜然粉,一點不馬虎。我和媽媽一人扯住一只腿,略用力一扯,那鵪鶉便被我們瓜分了。猛咬一大口,滿口火熱沸騰,滿滿的幸福感,肉經炭火的烤煉,香氣四溢,又經孜然的增色,變得更加鮮美可口。瞇起眼睛,肉香在口中舞蹈起來,整個人好像在天上飄一般。不一會兒美味就被我們消滅殆盡。吃完了,還不愿離去,唇齒間溢滿肉香,回味無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陣子不去小龍那兒吃燒烤了,還怪想念的。有什么比一個吃貨大快朵頤的品嘗燒烤更快樂呢?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食攻略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外國語20級17班 秦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身為大吃貨帝國的一員,怎能錯過家鄉的美食呢。淮安作為淮揚菜的發源地,聽老輩人說,這里自古以來就是地主城市,對吃的追求到了極致,美味佳肴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不重樣,大家和我一起在這里走走,品鑒一下這里的美食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上淮安人偏愛面條,所有小區的周圍必定有一家或者幾家面館,我偏愛的一家在耳洞橋的邊上,店面不大,滿座也就十個人左右,一家人包攬了廚師和服務員,肉絲都是客人來了現炒,淮安特色的堿水面在大鍋里不超過30秒就起鍋,然后在冷水里過一下,這樣面條特變筋道,我一般都會讓老板面條少一點,這樣搭配上澆頭的比例剛好,最后連湯都會喝的干干凈凈。還有值得一提的是施家的餛飩了,他家的餛飩在淮安首屈一指,后來的馬家餛飩、施二餛飩都是從這里發源的,我一般在位于耳洞橋北側的馬家餛飩吃,因為離家近啊,哈哈。當然了,這種早飯也就是自己平時吃一吃,招待外地來的客人一般都是在楚州賓館門口的新淮大酒店,這里基本囊括了淮安所有的特色早點:長魚面、腰花面 、蟹黃湯包、絲瓜茶馓、開陽蒲菜……不能再說了,口水都要下來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到中飯,我是比較幸運的,奶奶是個好大廚,媽媽手藝也很好,在我心中最好的飯店肯定是家里啊。當然,爸爸媽媽也帶我去過外面的不少餐廳!楚州賓館的紅燒獅子頭、穩得福的軟兜長魚、老淮安飯店的蟹黃湯包都讓人一吃忘不了。但我最偏愛的還是袁老四火鍋,那里生意火爆的不行,分店都開了好幾家,脆骨羊肉、本味牛肉、鵝腸、黑毛肚、筍尖都是我每次必點的,爸爸卻說火鍋破壞了原本食材的口味,把現在人都變重口了,不過我才不在乎,好吃就是正理。還有平橋的豆腐、博里的羊肉、朱橋的甲魚……太多太多數不過來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晚飯?作為控制卡路里的我當然是不吃了,不對是少吃了。西長街新安小學路口新開的灌湯包子不錯,揚州包子的做法,每天的隊排得老長;南門市場附近一家賣的蘿卜絲餅也很地道,奶奶一買就是十塊;老供銷大廈那里的豆腐腦是爸爸的最愛,和油兜是絕配,可惜他現在腎結石不敢吃了;明清步行街的花甲粉絲、龍窩巷的烤肉串、九龍熟食店的牛肉、昌橋的豬頭肉……唉,淮安的美食你是魔鬼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我能想起來的美食地圖,一般人我可不告訴他,記得給我點贊哦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城市月光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老車站附近有一條小巷子,巷口往里五十米左右,有一家破舊的小店,甚至連一個像樣的招牌都沒有,只在店門口掛著一個破舊的塑料牌,浸滿了油垢和污跡,隱約能分辨出 “沈芳”兩個字。這家店的特色菜是酸菜魚,酸菜是自己家腌的,魚是黑魚,鮮活的,在門口的桶里游來游去。這家酸菜魚的份量十足,滿滿的一盆端上桌來,是真的美味。中午一頓吃不完,可以打包帶回家去,加點金針菇和豆芽,還可以再吃一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淮安外國語20級9班  劉雅琪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常去竹巷街,淮安城里,屬那兒美食多。我卻不喜街上的火鍋、麻辣燙,或是奶茶。我喜歡的,是巷中間的一家過橋米線。那家,不同于別家,米線始終只賣一種口味——沒有什么花哨的種類,只問“要幾人的份?”他家的米線,有一種很樸素、很獨特的味道,分量很足,很實在。暖人胃,暖了心。即便許久不去,偶去光顧時,依舊與我的記憶無差,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暖。在日新月異的小城里,遇見不變的美好,真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淮安外國語20級17班  楊欣怡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微光(160期)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點燈人(161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翔宇教育集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