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meter id="h33jh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meter id="h33jh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33j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h33jh"><nobr id="h33jh"><meter id="h33jh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燈人(161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20-11-11 07:53 作者:葉玉林 編審: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燈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朱光潛先生在《談美》中提到阿爾卑斯山谷有一條勸告游人的標語“慢慢走,欣賞啊!”這大約不只是一種審美態度,也當是一種人生態度。在路邊,那草、樹,那蟲、魚,在身邊,那少年、那女子,每一個生命都在卑微而倔強地生長,就讓他們慢慢長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打開窗戶,大地雞鳴,人類的炊煙升起,在這片友好的大地上,萬物歡欣,生命壯闊,田地豐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暗夜與明燈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燈的人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曙光小學部  王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陽光灑在那顆靜立的石榴樹上,正值初秋。有蟬唱的午后像一個搖搖晃晃的夢,迷迷糊糊的我迎來了返校時間。“東西收拾好沒有,鞋子帶齊了嗎?”母親一如既往地嘮叨著。我拖著腳步磨磨蹭蹭,哪怕在家里多待一秒也是幸福的,可母親的催促在我聽來比那蟬聲更噪人。漫步在街道上,一旁的石榴樹沙沙淺唱。九月,石榴無果,令人頗感多余,這一切,似乎都在擔心著尚未成熟的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光若風,拉開了深秋的序幕。石榴樹上,夏季殘留的青澀褪去,秋風白了寂寞,榴花紅了十月。信被天邊的夕陽載著,輕輕落在我身旁。拆開泛著淡淡石榴花香的信封,母親的落款若蝴蝶般停靠在白色信紙的一角。此時,正逢期中考試結束,成績和付出不成正比,我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,堅持不下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信中寫著:“孩子,我昨天打電話給你們物理老師,他說你狀態不好……”讀到這里,母親那滿含擔憂的雙眸躍然紙上,本想自暴自棄的我羞得無地自容,“但我相信,你是最棒的!”結尾的感嘆句使我的心猛然一動,這是一向不善言語的母親第一次向我表明她的肯定。一股溫情在空氣中回旋著,推開小窗,石榴樹上竟綻開花朵,那甜甜的氣息細細的、密密的,如輕煙,如綢緞,若刺針,若雨絲滑進我的心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母親的信,更如酩酊歲月里恰逢的一個笑容,它綻放了一瞬,卻不會凋零。我未回信,因為我知道,自己還不確定怎樣做才能不辜負她的期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故鄉的十月,是田園詩中最美的段落。午后晝靜時光,溶溶的河流催眠似的輕哼淺唱,驚喜的發現,石榴樹悄然將花偷換,紅彤彤的果實,笑得漲破肚皮。我回到久別的家中,“閨女兒,回來啦!”她趕忙扯過我斜靠的背包,緊攥著皮帶,倒扣在肩膀,一只手捏著包角。母親是細心的,她知道這兒破了一個小洞,并用下頜緊緊貼著包頭。只有半天的休息時間,母親陪我在田埂上坐著。她那反復摩擦的雙手,微微靠攏的雙膝,緊緊抿住的嘴唇都在告訴我,她想問問我在校的真實情況,但我是敏感且易怒的,她并不忍心,怕戳上我的傷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主動開口了:“語文學得很好。”她像得到準許的孩子般,試探性地問我:“那,物理呢?”這是我的硬傷,她說完便下意識捂住自己的嘴。“挺好的呀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強裝淡定的樣子,拉開母親死死捂住嘴的手,看進她充滿疑問的眼睛:“真的挺好的,你放心吧!”我的手心緊貼著她的手心,我能感受到久違的潮濕與溫暖。母親的眼里透出異樣的光彩來,嘴角因激動而微微抽搐一下。突然間,我覺得自己輕輕的一聲允諾,卻能帶給母親無限的滿足。她一副放心的樣子,像是石榴樹上的果實甜蜜地展示著豐收的喜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時的我不禁在心底吶喊:母親,不論結果如何,我都要做到永不言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歌聲更響亮的是汽笛,因為它帶來別離。我毅然從母親瘦小的肩膀上扛過重負,她那青筋可辨的手漸漸恢復原有的血色。我握了握母親的手,認真的說了一句:“母親,你放心吧!”母親點頭應允著,那目光里,飽含著信任與期待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蜷縮在車座上,望著母親依舊佇在原地的身影漸漸聚成一個小黑點,像極了一種凝固的思念。我輕輕喃了一句:母親,放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往事歷歷在目,正是母親的那封信及時拉住了已站在懸崖絕壁上的我,她就是我生命中那個點燈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母親
                      溫州翔宇高中部19級11班  林京浙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對我了解很深,什么細節都逃不過她的法眼。她知道我最喜愛的口味,每次放假回到家中,桌上總擺好了我最喜歡的菜。每次出門,都會惦記著因為懶而不愿意出門的我,為我帶些吃的回來。母親記住我的生日,如同記住自己的名字一樣,刻在心中,永遠也不會忘記。她對我好甚至好過對她自己,無論多么疲憊,總是先想著我。也許在她眼中,我永遠都是一個需要她照顧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于母親,我顯得有些無力。我不知道母親的生日,不知道她的口味,更不知道她所喜歡的東西。我曾經認為母親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,以至于母親為我做的很多事情,我都記不起。只隱約感到母親在一天天變老,母親的身體在一天天變差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如此,我還是會和她吵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日的午間,空氣燥熱,唯有在空調間里,才能享受片刻的舒適。我坐在客廳里,享受著我的午飯——油炸食品。美中不足的就是沒有空調,熱得發悶。母親看見我又在吃油炸食品,開始了她的“教化”,“油炸食品少吃一點,對身體不好。”“你看看你,體重都超標了,該減減了。”這些順理成章的關心叮嚀,在我耳中,卻是煩人的嘮叨。就如耳邊的蚊子,趕也趕不走,拍也拍不死。“好,好,知道了。”我隨意敷衍了兩句,心想:每天就這一兩句,你不嫌煩我都嫌煩。母親依然細心地叮囑著,絲毫沒有因為我的敷衍而不滿。夏蟬聒噪,惹人心煩。無名烈火在心中冒起,我大聲說道:“你不能安靜一會嗎?一天到晚念個不停。”我看見母親的嘴角抽動了一下,想要說些什么,卻又什么也沒說。在靜默中幾秒,又或許是幾個世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站起身來,緩緩地走回房間,那一刻,她似乎蒼老了好多。邁著小又緩慢的步伐,輕輕的帶上門。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東西抽動了一下,少了一塊。一股難以言狀的心情在心中升起。蟬鳴依舊,人去房空,失落,后悔裹挾著我。想去道歉,卻又不知從何說起。蟬鳴聲逐漸減小,炎熱的空氣好像變得涼爽。母親的腳步聲在門前響起,房門被敲開,母親端著一碗蘋果,笑瞇瞇的看著我:“吃點蘋果,解解膩吧。”聲音平和,穩定。似乎沒有吵過架一樣。我接過蘋果,淚水瞬間如決堤的洪水一般,一下子泄了出來。母親站在一邊,拍著我的脊背。云朵飛過,擋住了毒辣的陽光,蟬聲停止,寂靜中只有我一個人不斷的抽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后來,我慢慢長大,每次回想起過去的事,總會為自己過去的愚蠢而后悔,從中吸取經驗。我記住了母親的生日,我知道了她最愛吃的食物,我了解了她最喜歡的東西。我把這些關于母親的事,安置在心中最柔軟的地方,像母親對待我一樣珍藏他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后來,一年母親節,我幫母親做了一點家務,她非常高興,盡管沒有用言語表達出來,但是她那上揚的嘴角和眼中的光芒,無法被掩蓋。我發現,只要做一些能幫到母親的事,她都高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,我希望每天都是母親節,您每天都那么開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親,等您老了,我要像當年您養育我一般去回報您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自由與邊界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食也可辜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漣水濱河外國語19級5班  胡宇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家炸雞真不錯。這家小龍蝦燒的真香。這世上真是唯有美食不可辜負啊!”心中想著,嘴里大口了咽著。突然頭一陣暈天旋地,昏沉沉地倒了下去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昏沉沉地爬了起來之后,發現手機上顯示的日期竟是2050年。顧不著疑惑,眼前的景觀,便讓我大吃一驚:在一個大大的鋼盆里,竟堆著滿滿的美食,我的口水不自覺地就流了出來,坐在我面前的那個胖哥正大快朵頤。我回過頭往街上一看,竟都是臃腫的人,手里還拿著各種各樣的美食,邊走邊吃。我猛地發現一個胖胖的青年人,手里拿著可樂,嘴里竟然鑲滿鋼牙,我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醫院里擠滿了人,我疑惑的問那護士,2050年的人都這么體弱多病的嗎?她回道,他們都是來換身體器官的。我的臉上寫滿了驚訝,她便帶我來到一個手術室,只見正在動手術的醫生將“病人”肚子先剖開,竟然從腹腔取出了一個沾滿著油的機器胃,緊接著又取出一串纏繞著的鐵管,將他們放入醫用的垃圾箱里,然后取出一個嶄新的機器胃和鐵管,又安裝了回去,最后把刀口縫上。醫生將病人送到病房后,感嘆道,現在的人越來越不懂得節制了,機器胃都承受不了這樣的負荷。人類以后該怎么辦哪?我也感到一絲心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位病人是一個憔悴的老頭。長得精瘦,他是來干什么的呢?打完麻藥他便昏沉沉地睡下,嘴不自覺地張開了,一股煙臭味散發了出來,牙齒已潰爛得不成樣子。醫生又將他的肺取了出來,在場的人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這根本看不出來是肺,烏黑烏黑的,沒有一點血色,竟還泛著點亮光。尼古丁全都聚集在這上面。人類就是這樣糟踐生命的嗎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不禁被驚醒,看著自己小小年紀卻挺著一個大大的啤酒肚。真是令人后怕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命的脆弱,大抵就是如此吧。珍愛生命,從不暴飲暴食開始!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由選擇應有界
                      溫州翔宇中學高中部  唐欣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國哲學家讓·保羅·薩特曾驕傲地指出:我們可以隨時自由。這句話固然鼓舞人心,可這簡單宣言的背后,卻充滿了無數艱難又徘徊的選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是社會動物,這是一條顛撲不破的真理。也正因為此,我們應當明白,自由可貴,但自由也應該有個邊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賦人權,啟蒙思想家們早在18世紀便向我們確認了自由的價值。疫情之下,美國民眾們高舉自由旗幟,即使在生命受疫情威脅的時刻,也要爭取出行和工作的權利。這實在是人類歷史上光榮的一頁,因為其彰顯了自由選擇在人們心中的地位,強調了現代文明的要義。正如克爾凱郭爾所言;所有的選擇都是主觀真理。他們依自己的理念進行選擇,勇于堅守心中真理,實為感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現代文明雖包容我們自由選擇的權利,卻同時也要求我們有一份界限,這界限即他人的自由。需知,歷史常常是在妥協中發展的。新冠病毒感染力之強,誰可否認?人是社會動物,這便意味著我不僅僅是“我的”,同時也是社會的,意味著我的選擇必將對社會產生影響,意味著我的選擇在特殊情境下不能只是由我做主,這里是有邊界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說美國抗議民眾對自由的選擇,在防疫形勢如此嚴重的背景下,顯得有些慘烈,也有些任性,我們也可以認為這又實在是人類歷史上黯淡的一頁,因為它很容易導致更大面積的感染,很多人的生命安全將因此將遭受威脅,社會壓力進一步加劇,個人命運朝不保夕。他們忽視了自由選擇的邊界,而這種對邊界的忽視其實使自由主義的另一面以觸目驚心的展現,從而讓我們不得不反思自由過頭帶來的后果。我們不能只看到最自由的正面金光閃閃,而對其負面選擇性失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摩挲著盧梭的《社會契約論》,想到了當下的更多。今天,我們終于走出了功利和自由的二元悖論,與自由有關的句子被發在動態里,被寫在個性簽名里,更被許多人奉為一生恪守的價值。但更大的問題——正如人民日報前幾日的刊文所說——世界遭遇道德沙塵暴,邊界意識開始淡薄,我們需要重新確立價值坐標。對社會的人文關懷不能缺席,只談個人之自由、只顧個人之自由是狹隘的自由主義。只有以自由之心關懷現實,只有把他人的自由當作邊界的自由,才能展現自由主義的真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選擇與邊界齊飛,自由共關懷一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記憶與意趣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心愛之物
                      永嘉翔宇小學16級2班  陳思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生活中每個人肯定都有自己的心愛之物,可能是一個八音盒,可能是一支筆,還有可能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鉛筆盒。而我的心愛之物,我想它應該是每個人都有的,它就是——圍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圍巾是用羊羔毛制成的,摸上去是那么的柔軟、舒服。在圍巾上繡著一只可愛的小貓,一對尖尖的、三角形的耳朵立在小貓那圓圓的小腦袋上。一雙像兩顆大葡萄,圓滾滾的。粉嫩嫩的小鼻頭掛在臉的中間,還有那個吐小舌頭的動作,讓小貓看起來更調皮和可愛了。每當看見這只小貓,我的煩惱都拋到九霄云外了。這就是圍巾的可愛之處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之所以那么珍惜這條圍巾,是因為這是我媽媽給我買的。還記得是在去年冬天的時候,我和媽媽出門去買東西。一出門,風刮到我身上,凍得我直發哆嗦。媽媽看見了,便帶我去了賣冬日飾品的店,我走來走去都沒有找到自己喜歡的,突然在一個轉頭的時候我看到了一條有小貓的圍巾,我拿起圍巾,圍在我的脖子上,這可真暖和呀!照照鏡子,隨著我的轉動,鏡子里的小貓咪也像是在和我打招呼呢。可是我看了價格以后,默默地拿下了小貓圍巾,因為這條圍巾實在是太貴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決定不買它了,可我的眼睛卻一直盯著這條圍巾。媽媽注意到了我,便問道:“你喜歡這條嗎?”我垂下頭,低聲回答:“不喜歡,媽媽。其實我也沒有這么冷,就是剛剛那陣風太突然了!”我拉著媽媽回家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我還沒起床,感覺手邊有個毛茸茸的東西,我嚇了一大跳,睜大眼睛一看,是我昨天看中的那條小貓圍巾!我欣喜若狂,抱著圍巾叫道連鞋也沒穿的跑到了媽媽身邊。媽媽趕緊拿鞋叫我穿上,說:“媽媽明天就要去外地了。天冷,去學校記得帶上圍巾,別感冒了。”我抱著媽媽,點點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一年中,我用到它的時間不多,但是每次戴上它,我都覺得無比溫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縷蒲公英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外國語19級4班  黃瑞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不如鴻毛那般輕盈,可蒲公英的美好和楚楚動人卻常常浮現在我的眼前,讓我憧憬,讓我心里涌出情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幼時的我在鄉村待過一段時日,見過小麥的青黃和那一望無際的厚重。也見過青蒜的高挑,更見過薔薇的無力和樹木的挺拔,可時間將記憶沖淡,甚至沖沒,但浪沙淘盡,始見讓我感受到希望的蒲公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蒲公英被風一縷一縷的吹起,輕輕的,靜靜的。似風吹過對河梳妝的柳樹,似一脈涓涓細流緩緩流向遠方。那毛茸茸的小球隨風飄散,激情飛揚,像是童年那無邊的朝氣和活力。你好,我認識你了,親愛的蒲公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爺爺奶奶家的時候很自由,去捋來一把麥穗喂小雞,摘了玉米,抱了南瓜放到家中,還逗的小狗氣急敗壞的汪汪大叫。和遠處的太陽白云問好,玩身旁的螞蟻哈哈大笑,鄉村生活真美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小伙伴常會去摘你(別生氣),要說你長在哪兒也不是,但走個三四步就能看見一株,有的毛絨絨的,在太陽的照射下散出一縷縷金白色的光芒,像是奶奶灰白的頭發;有的被風輕飄飄的吹走,只剩下中不通外不直的青色小棒,還微微泛黃。我們要是撿到了,會嘟嘴扔掉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候,我們會沉浸于你漫天的飛舞,那種快樂真是無涯,“人在畫圖中”的意境已經不言而喻了,現在想起,感覺我就是那古畫里的小頑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香味極淡,抓到鼻邊都不一定能聞到,但泡在茶盅里就不一樣了,一個幽香便會悄然沁出,如果喝一口,雖并無太大的味蕾沖擊,但那股韻味讓人難以忘懷,就像遠古的一泓清泉,就像茶圣陸羽總結的圭臬。沒有《茶經》的講究和細致,也有一股不做作,不濃烈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命力頑強的,好像也是你,地里塵滿面,鬢如霜,在勞作的爺爺,也如此吧。有人說你命賤,你知道嗎?落下的種子自己痛苦的盛開,還自以為受到土地的救濟而沾沾自喜,看看玫瑰的嬌貴,我的心底冒出幾絲心酸,味同嚼蠟。還有人說你自由,其實你是受風的指示,順從風的旨意而默默飄向天南海北,天涯地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,我都看在心里,沒想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歷數冬夏,慢度春秋。家鄉的蒲公英該更旺盛了吧。我來到城里上學,為小升初而焚膏繼晷,為語數外而奔波忙碌,雖然沒能見到你,并不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升初的那個暑假,自然閑來無事,于是隨爸媽一起看看爺爺奶奶,順便看看那縷蒲公英,你還是那么葳蕤,那么蓬勃。可我沒看見童年的那幾個小伙伴,他們家家大門緊閉,有點陰森恐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隔一年,偶然看見路邊的蒲公英,很委屈。焉黃的,毫無生氣的縮在墻角,真難看。旋即想到爺爺奶奶,那伙伴的歡笑,那條看門狗的汪汪聲,此起彼伏,有點悅耳,有點想念,有點想落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舊時好多相思成疾的女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見,蒲公英,莫問歸期。但愿夢隨風萬里,把你吹到我的夢中。我很難有時間見你一面,很懷念你做的茶,很想念一些和你一同生長、變化的一些,一些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    憶孩提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淮安外國語19級4班  沈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背負著沉重迷惘的心,去搜索童年故鄉的記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新陽推開了鄉間的陰霾,待溪水在溫風中暈皺開來,晨曦中小巧的身子就像云的腳跡,在鄉間獨有的靜謐中閑游。踏著新泥,涉過小溪,呼吸著暖陽的芬芳,便是歡欣。童年這個嫩嫩的詞,要與它形容匹配,必須是不同層次的藍,不同色調的粉。好像旺仔牛奶的紅罐子里裝的是感冒靈,巧克力糖紙里包著的是苦味含喉片……但每當接過它們,心里定是說不出的歡喜,滋生出了醉人的甜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屋門口的杏樹極有耐性,老態龍鐘。它樂于結果,樂于等待。我從沒有過多注意過它,除非是結出酸甜的果,引來飛蟲,也吊起我肚里的饞蟲,相貌和味道比果市上買的好太多。但憶及家鄉,我第一個回想起的卻是這棵老樹。也許正是不經意,才讓它扎根在我記憶的深處。后來據人說是被“大肚婆”摸了,三年不能結果兒;以后也只怕是不多。四年過去了,今年滿是綠葉的樹上結出了四個小得可憐的杏子。八月的盛夏,我在久別之后重回舊鄉,一天摘一個,嘗一嘗,也不過如此;卻是還有淡淡的舊的意味存留。那時紅漆的大門褪色了,我離開了,杏樹再次空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有記憶的時候,沒玩具的孩子們之間喜歡玩的還是猴皮筋。兩個小人兒合伙兒抬出兩把高椅子,拉開一米多遠。從椅子腳,到椅腿肚子,再到椅背,一雙雙靈巧的小腳丫踢踏著水泥地面,從皮筋這面翻轉到那面,勾勒出一道漂亮的弧形,邊跳邊笑:“馬蘭開花二十一,二五六,二五七,二八二九三十一……”腳步在皮筋里翻轉,流年在歡笑間變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相冊里翻找出十年前的照片,洗出幾張。故事背景不同,記憶中深掘不出什么。只是被照片上的眼睛吸引了。亮亮的,一眼望到底的。像玻璃球雕刻出的月牙兒,甜到人心窩兒里去。回記地里的甜瓜,塘里的青蛙,那樣不會令年幼時的我揚起嘴角?才知道心性的單純,才會是簡單的生活。安寧像煙囪里冒出的炊煙,即使被風吹散了,也是有跡可循的。于是我重拾那份美好,一邊踏上生活的浪尖,一邊堅守心底的安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能看到,紅漆的大門再次“吱呀”一聲打開,擁抱疲倦無助的我回到心靈的治愈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謂念故鄉,所謂憶孩提,我謂是“遼遠的海的相思”吧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小城故事多(161期)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牧云人(161期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翔宇教育集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